不朽情缘怎么上分手机版

女子深夜被害11年后真兇落網 男性家族排查分析系統立功

2019-06-06 10:05:23 來源:

0瀏覽 評論0

青年女子深夜被害,受限于技術原因,案件十余年未破,直到男性家族排查分析系統問世,經過DNA比對和現場血指紋檢測——

命案懸掛11年后真兇落網

郭樹合

2019年4月17日,隨著在逃犯罪嫌疑人房某被抓獲歸案,一起懸掛了11年的命案終于告破。11年間,該案幾經波折,最終能夠柳暗花明,既依賴技術進步,也離不開公檢兩機關辦案人員的執著與審慎。

理發店內女子被害

2008年5月18日9時許,山東省沂源縣警方接到群眾報警:在沂源縣婦幼保健院北巷一家理發店內,一名女子被害身亡。

辦案民警迅速趕到現場。現場勘查發現,死者宋某,沂源本地人,三十多歲,上身赤裸,下身只穿了一條內褲,頭部有多處損傷,身體下方及周圍地面上一大片血跡,血跡南側地面上有涂抹狀血痕,一直延伸至按摩間和臥室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辦案檢察官提審犯罪嫌疑人

經法醫鑒定,死者頭部有16處打擊創口,系被具有條形作用面的金屬類鈍器打擊至顱腦損傷死亡。警方還在理發店的垃圾筐內發現一個衛生紙團和一個廣告紙團,里面各包著一個已經使用過的避孕套。另外,理發店臥室內床上堆放有大量衣物,且有翻動痕跡。后經店員證實,死者衣服口袋內的現金全部丟失。

命案發生后,消息不脛而走,沂源縣城居民人心惶惶、夜不出門。

偵查人員對現場進行了更為細致的勘查,并對理發店員工及周邊群眾進行了走訪。但由于案發地點在縣城一個偏僻的巷子里,周圍沒有監控設備,案發時間又是深夜,當晚下過雨并伴有雷聲,除了室內的命案現場,偵查人員沒有從周邊獲得任何有價值的線索。

一時間,命案偵破面臨空前的難度,破案的唯一突破口只能是案發現場。辦案人員從現場提取到大大小小100多處物證,希望能從蛛絲馬跡中找到案件的偵破方向。

在案件發生的2008年,沂源縣公安機關還沒有設立DNA實驗室,無法自行進行DNA鑒定。辦案人員第一時間將物證上報到市公安局,有些物證甚至需要報到公安部進行鑒定。受限于當時并不先進的技術手段,技術部門只鑒定出了被害人的DNA,由于全國公安機關DNA數據庫只有違法犯罪前科人員數據,數據比對沒有結果。

DNA鑒定一波三折

六年后,沂源縣公安機關建立了DNA實驗室,鑒定人員開始重新關注這起多年未破的命案,對現場提取的物證重新進行篩查和DNA鑒定,將結果輸入全國公安機關DNA數據庫進行比對,然而比對結果還是無一命中。考慮到全國公安機關DNA數據庫的數據會不斷更新擴充,該案鑒定人員會定期將現場提取到的DNA分型與數據庫內的數據進行比對。

2017年,鑒定人員終于從現場提取的避孕套上鑒定出他人的DNA分型。遺憾的是,該DNA分型還是沒能在全國DNA數據庫內找到相符數據,無法鎖定犯罪嫌疑人。

2018年,山東省公安機關建立起男性家族排查分析系統,給該案的偵破帶來轉機。

鑒定人員將現場一雙灰色男襪上提取到的DNA分型輸入男性家族排查分析系統,比中當地的高某家系。通過對高某家系進行系統摸排,辦案人員認為孫子輩中的高某有作案嫌疑,并對高某的血樣進行了檢驗。檢驗結果顯示,男襪上檢出的DNA分型與高某血樣的DNA分型在DYS576等27個Y染色體基因座基因型相同,不排除二者來源于同一父系。

依據鑒定結果,辦案人員對高某進行了訊問。高某一開始胡言亂語,隨后陸續供述了自己殺害被害人的過程。這一結果令辦案人員欣喜:十余年前的疑案就要水落石出了。警方迅速將高某刑事拘留,并提請沂源縣檢察院審查逮捕。

沂源縣檢察院于2019年1月受理高某故意殺人案,由第一刑事檢察部主任、一級檢察官張曉霞具體負責辦理。

疑點重重,另有真兇

對這起經歷十余年才告破的故意殺人案件,張曉霞高度重視,連夜審閱了全部卷宗。

審查過程中,張曉霞發現,盡管犯罪嫌疑人高某對殺害被害人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,但其供述的事件細節與現場勘查情況嚴重不符,案件存在諸多疑點:

一是犯罪嫌疑人高某供述,他是先殺人,然后脫掉被害人衣褲對其實施了強奸,強奸后也未給被害人重新穿上內褲。但現場勘查卻顯示,被害人生前所穿衣物均平整地疊放在床上,無任何血液滴濺痕跡,且被害人死亡時身著內褲。

二是作案現場提取到的是灰色男襪,而犯罪嫌疑人高某供述自己作案時穿的是一雙黑色襪子,且當時并未脫在現場,作案后他將襪子連同衣物丟棄于道邊的垃圾池內。

三是現場提取到的一枚紐扣上也檢出了高某的DNA分型,但高某供述稱已不記得自己作案時所穿衣物上有沒有紐扣了。

四是高某供述自己用U形鎖打擊被害人左側頭部兩三下,右耳后部一下,但尸檢報告卻顯示,被害人僅頭部就有16處創口,其中左頂及左顳部有4處創口,左耳后乳突部有一處創口,枕部及右顳枕部有11處創口,這些都與高某的供述明顯不符。

五是高某的供述前后不穩定,存在多次翻供情形。他曾在第二次供述時稱:“之前的供述都是我自己編的,你們反復問我,我受不了才編的,我連那起案件是什么時候發生的都不知道。”

六是對于是否在作案現場盜竊了被害人的現金,高某的供述也是前后矛盾,邏輯不清。

另外,張曉霞也注意到,盡管現場發現的灰色男襪和紐扣經DNA鑒定,均檢出高某的DNA分型,但鑒定結論不排除二者來源于同一父系,并不能完全鎖定高某就是殺人兇手。

基于上述疑點,張曉霞分析認為,即使事情已經過去多年,但作案時系先奸后殺還是先殺后奸,這么重要的情節,從犯罪心理的角度分析,真正的殺人兇手決不可能遺忘。鑒于高某極有可能不是本案的真兇,張曉霞提出了不予批準逮捕高某的意見,并報請檢察長提請檢委會討論決定。

最終,張曉霞及檢察長頂住各方壓力,作出了事實不清、證據不足、不予批準逮捕的決定。

不予批準逮捕決定作出后,從公安機關傳來不同聲音。針對這一情況,辦案檢察官及時與偵查人員進行溝通,詳細闡明了不予批捕的理由。面對檢察官提出的重重疑點,偵查人員也無法作出合理解釋,最終接受了不予批準逮捕的結果。

與此同時,辦案檢察官積極引導公安機關改變偵查方向,轉變原先奸殺的辦案思路,擴大偵查范圍,對現場勘查提取的多處指紋、腳印、煙蒂、被害人的陰道擦拭物及指甲內容物等,繼續進行鑒定和DNA比對。

鐵證鎖真兇

不批準逮捕決定作出的當天,高某被釋放。獲得自由后,高某立即改變供述,表示自己沒有殺人,只是膽小怕事,之前供述的案情都是瞎猜亂說的。DNA專家也分析說,灰色襪子鑒定只能確定高某案發前曾有段時間去過現場,不能確定他就是殺人兇手。案件偵破回到了原點。

公安機關采納了辦案檢察官的建議,對現場提取的痕跡證據進行重新梳理,對所有可疑物品重新進行鑒定,終于從案發現場最南側房間東墻根提取的一次性塑料水杯、門廳墻東北角垃圾桶內提取的避孕套、最南側房間床上被子的被罩上提取的毛發中檢出另一名男性的DNA分型。這一發現讓辦案人員倒吸一口涼氣:兇手果然另有其人。

辦案人員立即將這一男性DNA分型輸入山東省公安機關男性家族排查分析系統,比中了大張莊鎮曹家莊村房姓家系。經過進一步摸排,辦案人員確定房某與現場DNA分型符合單親遺傳,認為房某有重大作案嫌疑,隨即傳喚房某,并采集其血樣進行檢測。經比對,從水杯杯口及避孕套內發現的精子、毛發檢出的DNA分型與房某血樣的DNA分型一致。這一結果令辦案人員非常興奮,同時也有一絲隱隱的擔憂:這次會不會又搞錯了?

為進一步鎖定殺人兇手,辦案人員繼續對現場遺留的其他痕跡進行排查,相繼從按壓式電燈開關上、墻壁上、臥室門上提取到三枚(潛)血指紋,從地面上提取到一枚赤足印,經比對,均是房某所留。至此,辦案人員基本鎖定房某就是真正的殺人兇手。

辦案人員隨即對房某進行了訊問。一開始,房某堅決否認自己行兇殺人,僅供述了幾起嫖娼行為。面對警方出示的證據,房某漸漸感到無從辯解,這才供述了自己殺害被害人的犯罪事實。

原來,2008年5月17日,房某從淄川趕到沂源承攬室內甲醛凈化業務未成,當晚到沂源縣居家城一個飯店吃飯,酒后步行至被害人宋某的理發店內嫖宿被害人。兩人發生關系后準備睡覺時,被害人接到一個電話。隨后被害人準備出去并要求房某離開,房某不同意,雙方因此發生爭執,然后相互撕打。房某從隨身攜帶的單肩包內拿出一個活扳手擊打被害人頭部、頸部。被害人倒地后,房某繼續多次用活扳手擊打其頭頸、背部。行兇后,房某用拖把破壞現場,偽裝出盜竊財物的痕跡,然后離開。

2019年4月,公安機關向沂源縣檢察院提請批準逮捕犯罪嫌疑人房某。為避免受到高某一案的影響,沂源縣檢察院指定另一名檢察官吳樹波審查該案。承辦人認真審閱了案卷材料,提審了房某,并對隨案移送的訊問犯罪嫌疑人同步錄音錄像進行了審查。

承辦人經審查認為:犯罪嫌疑人房某前后供述穩定,對于用活扳手反復擊打被害人頭頸部的犯罪事實予以認可,并且其供述的內容與現場勘查情況及警方調查走訪情況相吻合;案發現場提取的塑料水杯、避孕套、毛發均檢出犯罪嫌疑人房某的DNA分型,現場提取的三枚血手印(潛血手印)經比對是房某所留;現場提取的一枚赤足印經比對是房某所留。綜上,房某涉嫌故意殺人罪,犯罪事實清楚、證據確實充分,檢察機關作出批準逮捕犯罪嫌疑人房某的決定。

至此,逃脫11年的殺人真兇房某終于落入法網。

案后說法

“法網恢恢,疏而不漏”絕不是一句空話,逍遙法外十多年,房某終因自己的犯罪行為被繩之以法。米蘭·昆德拉說過:“永遠不要認為我們可以逃避,我們的每一步都決定著最后的結局,我們的腳正在走向自己選擇的終點。”在房某舉起扳手殘忍殺害被害人的那一刻,已注定了他把自己引向今天這個不歸的結局。

成功抓捕真兇,表明司法機關始終堅持依法辦案,堅持公平公正公開原則,本著對證據負責、對法律負責的態度,認真嚴謹地對待每一起案件。一方面,公安機關始終堅持不懈,依靠科技進步,建立起全省男性家族排查分析系統,使案件取得突破性進展;與此同時,檢察機關面對各方壓力能做到不枉不縱,嚴把案件事實關、證據關、質量關,堅決不予批準逮捕證據不足的“殺人犯”,并積極引導公安機關另辟蹊徑取證,促使真兇落網,真正昭雪被害人的冤屈。

在此,辦案檢察官告誡廣大女性要學會保護自己,尤其在與男性獨處時盡量不要激怒對方。要時刻謹記生命寶貴,冷靜應對,巧妙避險。

(山東省沂源縣人民檢察院第一刑事檢察部主任 張曉霞)

[責任編輯:林春婷]

相關閱讀

不朽情缘怎么上分手机版